情感

老师带我进她房间后140 你弄得人家好痛 散乱着头发衣服被褪去

作者:admin 2019-04-29 05:50 我要评论

西西很少来信,偶尔的信中总是报平安。我以为这样会和她断了联系,没有想到,四年后我们会奇迹般的相遇,因为我们应聘了同一家公司,只不过她是公司的主管经理,...

  西西很少来信,偶尔的信中总是报平安。我以为这样会和她断了联系,没有想到,四年后我们会奇迹般的相遇,因为我们应聘了同一家公司,只不过她是公司的主管经理,而我只是办公室一名小职员。但这样丝毫不影响我们的友谊。空余时间,她偶尔看看她落魄的父亲,大多的时间是在我家度过,她说在这里,她才会感觉温暖。夜晚的时候,我们在小屋里窃窃私语,谈得最多的就是云昊天。云昊天是公司总经理,也是董事长的儿子,只有在重要的会议中他才会出现。西西说她也只见过他两次,但从她那异样光芒的讲述中,我知道,西西对他已不是一般的青睐,那是着迷、崇拜。为了参加一个可能会遇见他的聚会,西西一咬牙,用了两个月的薪水买了一件晚礼服,那是一件翠绿色的缀着蕾丝的礼服,典雅而不失华丽。那是西西的梦幻啊!为了这个华丽的梦幻,她已经一个月吃素了,但仍然的囊中羞涩。所以我才说,让她想想怎么度过这个月的危机。

  聚会是在10天后进行,为首的就是云昊天。据说公司考虑到上半年业绩不错,而且大家也辛苦,聚会就是全公司的员工,当然也包括微不足道的我。我的心情和乔西西一样是兴奋的,因为我想看到她眼中的云昊天。聚会为了随意、自然,搞成了一个化妆舞会。西西穿着漂亮的礼服,戴着有些妩媚和野性的炫丽多姿的印第安人面具,高贵而奢华。而我,只穿着碎花花的长裙,一只孤雁仰天长叹的面具,有些单调而落寞。我喜欢这样,角落里静静的我。虽然带着面具,西西还是一眼认出了云昊天,她激动的指点给我。我看见一个穿着猎人服带着羽毛面具的高大的身影。象极了漫画里英勇的骑士,冒险、勇敢,去解救落难的公主。他向我们走过来,我的心莫名的咚咚狂跳。

  一只小孤雁,他带着调侃的笑在我的耳边。希望不是你的猎物,我紧接着不甘落后。他又笑了,声音那么的爽朗、豪迈。你叫什么名字,他拿着一朵玫瑰在我脸上轻抚着。我迟疑了一会,看看身后有些落寞的西西,鬼使神差的说,我叫乔西西!好,我记住你的名字了!我一阵阵的欣喜,但又一阵阵的失落。

  那晚,我做梦了。在一座美丽的城堡里,英勇的王子披着盔甲解救了被巫婆施了魔咒的公主,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那个王子,有高大的身躯,浓密的眉毛,灼灼光彩的眼睛。不知为什么,我认定那就是云昊天,虽然我并没有看见他的真面目。

  西西带着羞涩的笑容对我说,云昊天请她喝咖啡了,并且约了她周末爬山。我笑着说祝福的话,转过身,心隐隐作痛。我强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对自己说,好样的,依熏,你不是要西西幸福吗?这就是她的幸福啊!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见西西,我也静下心来,攻读了大学里没有学到的知识。当人事部把升职通知下达的时候,我看见了西西。她看起有些憔悴,眉宇间一股淡淡的忧愁。她说,和云昊天总是若即若离的。似乎有一种解不开的情愫。只有我知道那是为了什么,我安慰了西西,并鼓励她勇敢的追求自己的幸福。我顺利的升到总部办公室,我第一天上班的任务就是给云昊天送资料。当我推来那扇浅蓝的玻璃门,我看见云昊天正在打电话,铿锵的语句,时而深思时而紧蹙的浓眉。天啦,真的和我梦中的一摸一样。

  总经理好,这是你要的资料。他扬起头,一瞬间,我们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怔怔的看着我,喃喃自语,我们见过面吗?我慌了神情,哦,不,今天我第一次上班呢。我匆忙的退了出来,大大吐了一口气。下班的时候,我看见西西进了云昊天的小车,我远远的躲在后面,就象做贼似的。是呢,我为什么躲着他们呢?

  抬头望天,已经快进入秋天了,天空阴沉沉的,布满氤氲的浓雾,怎么也化不开。

  我把精力全部用在了工作上。整理资料,分类、存档。我喜欢我的工作,它们带给我愉悦的心情。那一天,我哼着雁儿在林梢的歌:雁儿在林梢,寻寻觅觅,你可知道,它是在找寻你的方向……蓦然,看见一个静静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那儿,是云昊天。他有些疑惑、沉思的表情,让人琢磨不透。他英俊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我听见他小声的嘀咕什么,然后欣喜的明朗的离开。

  秋天真的来了。公司组织了攀援活动,说是锻炼员工的体质。我们坐着一辆大巴车,秋高气爽的天气,我们嘹亮的歌声夹杂着欢笑和喜悦。不知什么时候,云昊天悄悄的走到我的身边,小声说,等会到山顶,我有礼物送给你!他自信而踌躇满志。一个念头闪过我的心海,没等我细想,我已被拉入行军的大队中。

  汽车在蜿蜒的小路上行驶,山上的空气越来越稀薄。突然,汽车颠簸起来,我们惊恐的看见前面一快快硕大的泥土不断的下落,而汽车根本无处可藏。我看见一团泥土砸向云昊天所在的位置,我想也没想,奋不顾身的冲过去,推开了他。我感觉我的脑部被重重的击中,在闭上眼之前,我恍惚看见西西的脸。

  很久很久,我象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尖叫声,哭泣声紊乱的画面不断的切换。我终于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妈妈忧虑的脸。感谢上帝,依薰,你终于醒了。妈妈留着泪说。我费力的挣扎起身,这才看清是在医院的病房,雪白的墙,雪白的被单。我努力的回忆发生了什么,我惊恐的问妈妈,还有人受伤吗?西西怎么样?妈妈抚摸我的头说,别担心,没人受重伤,除了你。西西的腿受了轻伤,包扎下就没事了。我叹了口气。眼睛转向了桌上一张火红的纸片。那是什么?我的头开始痛了。妈妈笑了笑,就你还不知道呢。是西西的请柬,她要结婚了。我的心又开始剧烈的疼痛,结婚,和谁?

  是你们公司的云总,听说汽车出事的时候,是她推开了云总,云总才没事的。之前他们不是一直关系很好的,这次事情过后,云总主动提出结婚的事。

  哦!我的头真的开始痛了,而且是痛彻心扉。我又看见了一个粉红色的盒子,我虚弱的问妈妈,那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是在你包里发现的,你自己看看吧。说完,妈妈出去拿水了。

  我轻轻的打开,一只雁儿栩栩如生,是那种色彩斑斓的玻璃制品,它仰望着天,赫然是我那天戴的面具的摸样。旁边有一行小字:寻寻觅觅,雁儿在林梢,它告诉了我方向。一行泪,顺着我的脸颊无声的滑下。我想起了那天他的表情,这就是他要送给我的礼物啊。短短的几天,事过境迁,一切都变了样了。

相关文章
  • 老师带我进她房间后140 你弄得人家好痛

    老师带我进她房间后140 你弄得人家好痛

  • 漂亮二嫂我上他 把你的手拿出去啊 你弄

    漂亮二嫂我上他 把你的手拿出去啊 你弄

  • 妈妈每次洗澡叫我进去摸她后面 我从后

    妈妈每次洗澡叫我进去摸她后面 我从后

  • 申子衿牛奶吸出来 口述掀起老师裙子从

    申子衿牛奶吸出来 口述掀起老师裙子从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爆笑图片大全 爆笑gif动态图片大全 防

    爆笑图片大全 爆笑gif动态图片大全 防

  • 校长在车里干校花 我把熟睡的妹妹开了

    校长在车里干校花 我把熟睡的妹妹开了

  • 三个漂亮嫂嫂林雅诗 宝贝让哥哥进去疼

    三个漂亮嫂嫂林雅诗 宝贝让哥哥进去疼

  • 嗯啊,,奶水.老师 好爽 熟妈阿姨

    嗯啊,,奶水.老师 好爽 熟妈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