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老何干雪梅六十九章 老何和雪梅偷媳01 女儿被爸爸搞大肚子

作者:admin 2019-03-14 13:45 我要评论

新居安家不久,讶然发现邻居是位极富风韵的少妇:眉宇间秀逸飘洒,神情似一潭秋水,属于眼波灵动间便能将人心掳去的那一种,极雅致而生情趣。 同在七层,共一个...

  新居安家不久,讶然发现邻居是位极富风韵的少妇:眉宇间秀逸飘洒,神情似一潭秋水,属于眼波灵动间便能将人心掳去的那一种,极雅致而生情趣。

  同在七层,共一个楼梯,一百四十级台阶,我们对门而居。有时出门归家不约而同地相遇在门前,彼此相视一笑,让人一身舒爽,仿佛花丛中突遇艳阳高照,心情也随之而灿烂起来。这样的美邻,不免让饮食男人多了几份遐思与臆想。

  终于捕捉到一次亲近的机会。那天我们碰巧一同出门,我很有风度地礼让她先行,在梯间一前一后的下楼。高跟鞋和厚底靴的触地声极有韵味地回响,像在合奏。她低了头,小心地顺阶而下,倾泻的长发遮住了俏丽的脸。在走过一个转角的时候,她突然回了头对我很爽朗的一笑,象从云层里绽放的一朵霞光。红唇轻启时仿佛要说点什么,不料脚底一踩空,整个人象一只倾倒的瓷瓶。在她“啊”的一声娇呼中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冲了下去,赶在瓷瓶即将坠地、支离破碎的瞬间将她托起,然后很轻易的搂在了怀中。

  她的心跳咚咚有声,像一只乱撞的小鹿,一张俏脸因惊吓而煞白,似一朵失色的花,而我的胳膊则象一把大而有力的铁钳,紧紧地将她钳住。

  “吓死我了”,她娇喘连声。我立马殷勤:“都怪这该死的楼梯,这么高的楼层还设计得这么陡,不过没摔着就算万幸!要不,你这只花瓶可就成玻璃渣了!”

  她娇嗔的笑,一脸无奈道:“可是我的脚扭了,下不了楼,咋办呀?”

  真是天赐良机,想瞌睡就遇到枕头,我不失时机,义不容辞地一拍胸脯:“那我就牺牲一回,当一回护花使者了,谁叫我们是邻居呢?”

  她只矜持了一下,便很顺从地让我一把抱起。我故意放慢速度,一步一步往下挪,尽可能地把这个温香软玉搂得一紧再紧。她的手勾着我的颈,酮体上暗香袭袭,我有点眩晕陶醉,仿佛不是在下楼,而是在腾云驾雾。好不容易磨蹭到楼底,极不情愿地将她轻轻放下,欲舍还休的像离体的莲藕,感觉有无数的丝丝缕缕牵连着,魂也被扯了去。她仰了头,将遮脸的长发一甩,我的脸上便有股丝般的感觉划过,心中便突起涟漪。

  之后便有了过从甚密的接触,闲聊中得知她的先生在千里之外的兰州,一年难得回来小憩几趟,她一人在这个安静的小城里过着清心舒宜的生活。我想,这么娴静秀美的小家碧玉,面对如今日益妄欲横流的社会环境,有时难免寂寞。越是沉静的外表下,越会隐藏一颗不安份的心,说不定她早就春心萌动呢!不行,我得试探一回。看起来她对我颇有好感,我的自信确保我有足够的魅力来征服她,使她就范。

  瞅准一个时机,妻子在单位加班,我喝了点酒,并把剩下的半杯泼洒在胸襟、袖口,作酒气薰天状,然后在门前恭候她上楼。

  听见那熟悉的高跟鞋声,我急忙扶着楼梯作呕吐状,不明就里的她过来搀我的时候,我吞吞吐吐,醉意朦胧地告诉她:我和朋友喝了几瓶啤酒,回家时钥匙丢了;老婆回了娘家,我进不了家门。

  我理所当然,如愿以偿的被扶进了她的幽房,躺在柔软的席梦思上,我暗自得意:酒真是个好东西,一切阴谋和狡诈都可以在它的掩饰下进行。成功了,水到渠成,顺水推舟;失败了,醉后乱性,人之常情,且情有可谅。这真是一块绝好的遮羞布啊!

  她冲了柠檬茶,急急的端到我跟前,我像一头醉猪,无论她怎样努力都搬不动我的头。正犹豫间,我一个鸽子翻身,扬手将柠檬茶打翻,整个胸腔一片潮湿。

  看她手足无措的样子很是令人怜惜,我索性解开胸口,象在自家一样一把脱掉上衣,将自己健壮的体魄展现在她的眼前。我眯着眼,将醉态进行到底。

  “怎么……回事啊?……你拿开水……烫我,要跟死猪……褪皮呀?”

  她扑哧一笑,轻盈的一转身,拿毛巾浸了温水,拧干后在我胸前擦拭。那样子极温柔。一双细致、白皙、柔软的小手,仿佛剥了皮的笋,蜡烛般的光滑。绸缎般的发丝垂在我的胸口,像无数只蚂蚁啃噬着我的欲望。我看见她的脸如桃花三月,胸前似玉兔欲蹦,美目若波光流兮……我心跳加速,我热血喷涌,不顾一切地捉住她的手,拦腰搂去。在她一番徒劳的挣扎后,我的嘴唇便循着那枚樱桃迎了上去。她急了,拼命挣出那只小手,一把捂住我的嘴,将那颗到口的樱桃轻易的隔在了对岸。

  “不准你这样!”她愠怒道,并用力拧住我的鼻子,我呼吸不畅,立马像一只被戳破的气球。

  她一拢零乱的长发,胸前跌宕起伏,急匆匆的出了房门。只听见外间大门一响,接着是她紧促的声音:

  “哎呀嫂子,你回来得正好,看你家先生都醉成啥样,也不多管管,把我这儿当收容所了!”

  不好!我老婆提前回来,这下可完了,肯定露馅。她这人有花粉症,闻香过敏,一发病,还不给我判死刑?我如五雷轰顶,心惊肉跳,披起衣服就跳下床去,想赶在老婆进门之前逃离这张是非之床,一抬眼,发现她象一截木桩样挺立在内室门前,红着脸,拿那双电眼斜睨着我,将我的狼狈样尽收眼底。

  “我说呢,一斤多的酒量,几瓶啤酒就能把你灌醉?敢情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我原以为你是只兔子,可到底还是一只狼,一只装腔作势的色狼!”

  好有心计的女人!像支银针轻轻一戳就戳穿了我的伎俩。我上当了,轻易的现了原形:老婆根本没回来。她唬我的!

  我捂住心口,一块石头落地。稍稍稳定了情绪后,诧异的问她:“你怎么知道我一斤多的酒量?为什么我是兔子?难道我不够健壮威猛吗?”

  她不屑一笑的说:“你呀——每天晚上吃饭的当口,你老婆就夺杯子,嚷着说都五杯了,还想喝个半死,我在隔壁听得一清二楚。五杯的白酒都不醉,可见你的海量啊!起初我还替你打抱不平,以为你是只守窝的兔子,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没想到你还真是狼子野心,色隐其中!枉有一副君子相。”

  我缓过了神,也不饶她,跟她针锋相对:“我以为你是一朵杏,没想到是一枝带刺的月季,中看不中用,稍不留神就会扎人!”

  “为什么是杏?”她讶然问道:“难道我很轻薄吗?”

  我说:“你不是爱养花吗?看你阳台上那株小红杏(明明是矮油桃),前几日还只青青的几点小芽苞,这几天却春风得意,不安份地把花枝儿都开到我家窗前了,我以为是你故意放的呢!瞧那朵儿妖娆诱人,惹得我夜夜梦醒,来回嗅上好几遍呢。人说杏花只有出墙才美,我觉得深有道理。一朵花再浪漫,封闭在自己的园中,缺少有目共睹的天赐,纵使娇美也是枉然。突破围墙的禁锢,将自己的芳香播洒在外,向世人展示自己的丰姿,才能尽显个性之美,让人怜爱而生赞叹,何乐而不为?”

  “是啊,你何不也拆除围墙,让自己老婆也娇媚在外,向别人展露芳容,施舍暗香呢?那不正好迎合你的心想吗?不过我确信,无论是我还是你妻子,都不愿做这样的一朵红杏。”

  她的脸渐渐地严肃起来,正色道:

  “其实,一个男人再优越,也不可能拥有整座花园,他们只能获得属于自己的那一朵。知道珍惜,懂得欣赏,才是一个人成熟的可贵秉性。红杏出不出墙本身无关紧要,关键是我们理智上的那面墙要经得起诱惑,不要在招展的花枝下迎风而自行坍塌,毁了自设的家园。”

相关文章
  • 硬挺进入湿润小穴 雪白湿滑粉嫩p 干90

    硬挺进入湿润小穴 雪白湿滑粉嫩p 干90

  • 在公交车上被那男的操了 日本人竟这样

    在公交车上被那男的操了 日本人竟这样

  • 爸爸让日妈妈云芳 爸爸让我去h妈妈云芳

    爸爸让日妈妈云芳 爸爸让我去h妈妈云芳

  • 高考爸爸让妈妈我睡觉 代替爸爸让妈妈

    高考爸爸让妈妈我睡觉 代替爸爸让妈妈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孙菲菲被打是怎么回事?她要退出影视圈

    孙菲菲被打是怎么回事?她要退出影视圈

  • 办公桌 风水调整 办公桌摆放风水 办公

    办公桌 风水调整 办公桌摆放风水 办公

  • 刘淑英两条蜡黄的腿 20岁的后妈让我插

    刘淑英两条蜡黄的腿 20岁的后妈让我插

  • 你坐我不坐央视沈冰在监狱照片

    你坐我不坐央视沈冰在监狱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