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和美女姐姐疯狂的日子 姐姐让享受她 三个姐姐让我享受他们

作者:admin 2019-03-14 13:45 我要评论

乐儿,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能承受得了。周野先打破沉重的气氛。 周野,你不要生气,也不要难过,我要走了,而且你以后也别想我了,我有男朋友了。乐儿毫无表情...

        “乐儿,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能承受得了。”周野先打破沉重的气氛。

  “周野,你不要生气,也不要难过,我要走了,而且你以后也别想我了,我有男朋友了。”乐儿毫无表情地说着。

  “哈哈哈,哈哈哈……”周野冷笑着,眼泪唰唰地掉地,滴在桌子上,声音和他的笑声混在了一起。

  两人又是半晌无语。

  “周野,还有五分钟,有什么话你说吧。”张狱警一直都很喜欢周野,也知道这次出事不怪周野。

  “乐儿,乐儿,你知道吗?你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吗?你知道我这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吗?没有你我不行啊?你知道吗?对了,上面说要给我减刑,还有八年就出去了,真的,我不是骗你的,报告递上你了,你一定要等我啊,不等我就完了,彻底完了,知道吗?你是我的命啊,你要是不理我了,我真有办法活下去,乐儿,我求求你了,乐儿,我求求你了,再给我一个机会行吗?最后一个机会行吗?我以后,不,我出去以后我一定好好干,多赚钱,我也一定对你好的,你相信我,乐儿,我求求你了,乐儿,我求求你了……”周野跪在地上拉着乐儿的说语无伦次地央求着。

  乐儿哭了。转过头。这时候乐儿妈妈赶紧冲进来:

  “哎呀,算了,算了,你们还小,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谈情说爱的,不知道廉耻,你不能这么自私啊,让我们乐儿这么小就守活寡,等你那么多年,算怎么回事。真是的。”一边说一边拉周野的手。

  “阿姨,你放心,我很快就出去了,你要相信我,我是爱乐儿的,你相信我,我求求你了。求你给我们一个机会吧……”周野跪在乐儿妈妈的脚边,哭着央求着。

  “嘁,你算什么东西啊,好东西能关到这里吗?别妄想了,滚开。”乐儿妈妈拉了一下裤角,还用手掸掸。

  周野冷静下来。眼睛没有看乐儿,而是盯住了乐儿的妈妈,那眼睛里面有愤怒,怨恨,一种力量在涌动。乐儿妈妈看了之后拉上乐儿逃一般地跑了出去。

  周野和张狱警打了个招呼,回去了。张狱警一直喜欢周野这孩子,他在这里当了一辈子狱警,对犯人很好。他很相信周野,总是放他出去转一下,给自己买盒烟。周野也没让他失望,从来没有偷偷跑掉。周野也提醒他这样违反规定,张狱警笑了。我要是年轻点,我会怕背处分,我在这里干了一辈子了,处分不处分的不怕了。看你这孩子这么乖巧,在你身上背个处分我也认了。不过还是塌实点好,以后出去了好好做人。

  周野坐在床边,想了想今天乐儿和自己说的话,他恨自己没有说出和要听乐儿说的话。他想乐儿这么做一定有原因的,只是没法说。他想以后不会有机会了,她不会再来看我他的,可是他坚决地认为自己很需要再见一次乐儿。他突然想到张狱警和自己说过话,自己完全有机会跑出去的,可是这不是闹着玩的。周野想了很久,还是没有决定下来。恰巧这时候张狱警又喊他买烟。他走出去,就没回来,消失在一片玉米地里。

  中午十一点,天泽小区,8栋5单元5楼501室。门终于响了。三口人缓慢地走下楼,坐进楼下停好的丰田佳美轿车。一个带着鸭舌帽,黑色墨镜,立领皮衣的男人叫了一辆夏利,钻了进去,跟上了前面那辆车。

  停在一个豪华饭店门口。皮衣男人在车里坐了一会儿,也走了进去。一个靠窗户的桌子旁,他看到了乐儿,还有她妈妈。他走了过去,脚步下意识地轻了许多。他发现乐儿正看着自己嘴巴张的很大,他知道乐儿认出了自己,只是不想相信这是真的。他不想隐瞒了,摘下帽子和眼睛,露出光头,和乐儿异常熟悉的脸,只是多了许多沧桑。看到他,反应最大不是乐儿,而是赵迪,他眼睛睁得像驼铃一样大,结结巴巴地指着周野:“你,你……”然后打开窗子跑了出去。周野并未认出他来,以为他要去报案,跟着追了出去。乐儿以为周野是来报复的,来报复自己的新男朋友的,她从窗子里没跳出去,飞一样地向门口跑去,刚出门口,就看见一辆车疯了一样从左侧窜了出来,已经来不及躲闪了……原来赵迪认识周野,那次打架的主谋是他。他原来的一个女朋友跟了周野的一个哥们,他先打算开车直接撞周野的朋友,可是车轮卡在路边石上。只撞飞了用来烧烤的架子。一看没撞成,就招呼手下人用木棍打,砍打砍,被周野用玻璃瓶子划瞎眼睛的那个,就是他的一个手下。事情弄大了,他不敢隐瞒,实话和自己的父亲赵局长说了,赵局长虽主管文教,但是和公安部门的领导多数都认识,这事他没敢惊动公安局长,直接找个主管的科长说了,科长照顾赵局长的面子,见了周野他们几个人,调档案一看,还都有前科,就直接扔给了法院,又给法院的朋友打了电话,说这是赵局长的事。法院的人和他的做法差不多,收了赵局长两万块钱也更觉得做的合理合法了。周野不认识赵迪,赵迪可认识他,那一次打架,想起来他就怕了,没见过那么多木棍和刀下去还能站起来还手,还敢把人的眼睛弄瞎,他不知道周野和乐儿的事,以为周野出来一定是冲着自己来的,所以拼命地跑,跳出窗子,打开车门,加足油门,冲了出去,他没想到乐儿会冲出来,就像想到也会冲过去的。他眼睁睁地看着乐儿倒下去,都没减速,疯狂逃了。周野看着赵迪撞了乐儿,只觉得心猛一阵子痛,发疯了一样去抓乐儿,可是血已经流了一地。周野抱起乐儿,塞进一辆出租车,掐着司机的脖子喊着医院,一路上没有松手,让他加速再加速……

  乐儿终于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命保住了。下肢终身残疾。周野松了一口气,眼泪也掉了下来。双手捂住脸低了下去。乐儿妈妈疯了一样抓他的衣服,骂着难听粗话。他抬起头,看见了一副冰冷的手铐,是张狱警,还有刑警队的人。周野向病房里瞥了一眼,走了。

  到了监狱,审讯之后,他什么都招。他已经不在乎刑期的长短了。问完后大睡。第二天,张狱警找他谈话。他随便地问了一句:

  “我的刑期一共多少年?”

  “十年。”张狱警满脸无奈和遗憾地说。

  “十年?不是加刑了吗?怎么十年了又?”周野疑惑地问了问。

  “孩子,你相信命运吗?命里应该你在这里呆十年。我是个共产党,不应该这么说,但是的确是这么回事。”你听我细细和你说。

  “其实你应该是属于正当防卫,顶多是防卫过当,或是无意伤人。之所以当时判了那么多年,是我们司法机构里有人亵渎法律,没按章办事。我对你们的案子了解了很久,本想帮你们,可是我是狱警,不是刑警。只能帮你们写匿名信,不敢叫你们上诉,因为我没把握,可是信一直被压着,幸好你的那个哥们他的远方伯父了。一开始他们家想找那个亲戚,但是他在外治病,疗养,不是近亲,不好意思这个时候张口,最近才回来,我那封信他也看了。你们的案件重新审理了。那天我叫你去买烟,没想你能跑掉,本来想和你说这事,你走的快,我想等你回来说,可是你没回来。还有,我一直等你很久,你要是早回来一个小时,我也就帮你瞒下去了。但是监狱长来了,我也没办法。”

  “谢谢你,张伯伯,我……”周野哽咽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感激的话。

  “孩子,别谢我,我是干什么的?看犯人不是我的责任,帮教才是,帮教的范围也包括洗刷冤案,是不是?我这三十年始终是个小狱警的原因也就这里,得罪不少领导。你接着听我把话说完。”

  “害你进来的,主要是赵局长他们父子俩,先是你越狱出逃,然后赵迪肇事逃逸,这件事情引起上面领导的高度重视,表示彻查此事,赵递进去后为了立功赎罪,供出他父亲贪污挪用公款,受贿各种罪行。即日即将审理了。对了,赵迪藏毒,数量不小,数罪并罚,他们没有二十年下不来。你这一折腾不要紧,要了他们的命了都快,你的兄弟都借了你光,翻身了,关键苦了你,你越狱的事是推脱不了的,还有,你都承认了,案子都定了下来,但是监狱长我们商量过,你表现好,会酌情给你减刑,尽量的。”张狱警说。

  “唔,那个女孩子怎么样了?”周野问道。

  “生命没有危险,保住了,但是这辈子是站不起来了。你别难过。”看到周野哭了他说。

  “您别劝我。”周野又哭了起来。

  “好吧,感情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吧,我不干涉,伯伯也年轻过。懂!唉。”张狱警带着一声叹息指了指门口,示意周野该回去了。

  六年过去了。周野刑满释放。

  半年的时间,周野懂事许多,母亲父亲过早地衰老了。他知道都是因为和自己操心。他话不多,没什么感动和感激的。只是回家一个月接过了自家的生意,半年的时间公司创办完毕。利润连翻了好几翻。其实家里的生意一直不错,只是父母不再上心,经营方式需要换换了。

  一个暖洋洋的深秋,他买了一大束的玫瑰,找到了乐儿,乐儿妈妈非常热情地招呼他,听说他是来求婚的,喜出望外,给乐儿的父亲打电话,乐儿的父亲也回来了。大家都等着乐儿表态。

  乐儿说:“我终身不嫁。”表情平静,语气坚决。

  “你,你看周野多好啊, 现在这么好的男人那里找去……”乐儿妈妈赶紧接着说。

  “妈妈,当初周野落难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这么说,我好好的时候你不让嫁,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让我嫁了,你简直蛇蝎心肠。”乐儿激动了。

  “那时候你不是小嘛!”乐儿妈妈脸通红赶紧解释。

  “是啊,我小,我嫁那个赵迪就不小了。我要不是小就不会那么听你们摆布,就不会像今天这样,我,赵迪,周野,都是你害的。”乐儿已经很生气了。

  “算了,你们不要吵了,乐儿觉得她欠我的,很好,诚实的说,我的确也这么认为,还有,你们欠我的和乐儿的更多,因为你是乐儿的父母,我不和你们计较了。乐儿不嫁有她的理由,我不逼她,你们也放心,乐儿做不了我的妻子,但是已经做了我的心,她以后的生活,有我就一定会过的舒服,乐儿,我要走了,公司有事,你明天有时间吗?我带你出去走走。”周野说。

  “好的。”乐儿这六年第一次微笑。

  周野亲了下乐儿的脸,动作和第一次亲她的时候完全一样。

  第二天,乐儿坐在轮椅上,手里捧着一大束鲜花,周野推着她,两人没有说话,慢慢的,静静地走了一整天。

  月亮升起的时候,乐儿想和解释一下过去的事。周野吻住了乐儿的唇。他告诉乐儿:

  “其实,我们都是被命运捉弄了,或是开个玩笑。”和老天开玩笑的人,一定要付出代价。你还记得我刚入狱的誓言吗?我们今生没有坚持和实现,那么,来世,不,我们一定不把誓言忘记,从现在起,让天上的明月见证我们的誓言!”

  “嗯。”乐儿轻轻地答应。

  ……

  他们都没有再结婚,只是在每个月月圆的那几天,周野都要带着乐出去散步,逛街……他们都很满足,那份爱情,就像月亮一样,不断地变换,在满月的时候,人们才会去欣赏,去珍惜……

相关文章
  • 硬挺进入湿润小穴 雪白湿滑粉嫩p 干90

    硬挺进入湿润小穴 雪白湿滑粉嫩p 干90

  • 在公交车上被那男的操了 日本人竟这样

    在公交车上被那男的操了 日本人竟这样

  • 爸爸让日妈妈云芳 爸爸让我去h妈妈云芳

    爸爸让日妈妈云芳 爸爸让我去h妈妈云芳

  • 高考爸爸让妈妈我睡觉 代替爸爸让妈妈

    高考爸爸让妈妈我睡觉 代替爸爸让妈妈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你坐我不坐央视沈冰在监狱照片

    你坐我不坐央视沈冰在监狱照片

  • 孙菲菲被打是怎么回事?她要退出影视圈

    孙菲菲被打是怎么回事?她要退出影视圈

  • 办公桌 风水调整 办公桌摆放风水 办公

    办公桌 风水调整 办公桌摆放风水 办公

  • 刘淑英两条蜡黄的腿 20岁的后妈让我插

    刘淑英两条蜡黄的腿 20岁的后妈让我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