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杨贵妃和李白的啪啪 李白狂草杨贵妃 李白搞杨贵妃

作者:admin 2019-03-14 13:44 我要评论

埋着头泪如雨下,到九江站,整整一站的路程,都留下我的眼泪。是的,我怕失去。这一别,我一定会失去很多东西。小潜即将毕业去上海,而周,同室一年,尽管有诸多...

  埋着头泪如雨下,到九江站,整整一站的路程,都留下我的眼泪。是的,我怕失去。这一别,我一定会失去很多东西。小潜即将毕业去上海,而周,同室一年,尽管有诸多不快,但是感情也深厚,至于H,让我无比忧伤的H,也许这次的离别,我将失去他。边上的阿姨小心翼翼地问,和男朋友分别呀?我低下头去,不是。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喔,感情真好呀,这么伤心。别哭了。阿姨细心体贴地说。她怎么知道我心里的疼痛呢。每次向别人介绍H时,我都是这么说,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现在想来,这种介绍不知道是给H伤害还是安慰。晃眼二年过去了,从北京回来也有一年多。那次的离别并没有太久,只是七个月而已。如果说那次的离别我有醒悟一些事情的话,零四的今天我也不过于失落。而H也不至于如此为难。和H十八年的相识也不会发生如此惨重的危机。然而事已至此。我坐在这里追忆的,也不过是一些情节的叙述而已了。这会儿H却去了那个我曾经呆了七个月的城市,并且将会在那个地方呆很久很久。二年的时间将地点和空间来了一个巨大的转换,人物情节也不是当初的简单自由。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也许,之后还会巨大变化。一切都未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将会比现在更加平静。回忆起那些曾有过的幸福而知觉满足。

  三月末的南方完全浸没在雨水里,我打开窗户去呼吸外面同样潮湿的空气。这二者之间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一定说有,那就是室内的有少许的发霉味道,那是因为我在室内呆了太久的缘故了。我失业整整四个月了。这四个月来,少有的外出和约会朋友,只在室内活动,和电脑面对。间或写很多很多的日记或者电话聊天。其间也会有朋友来看我,时间不长,寥寥数语,就打发过去。偶尔静心看本小说,日子便过去。没有工作,在接下的日子里,也不想工作。出版社的同事来问候情况,也是冷冷相对。与办公室里看稿子写稿子编杂志的生活已相距数月了,不想再回去。有时候打开相集看到自己和那些小读者在一起开心的样子,会觉得那个满脸笑容的女孩子不是自己。四个月或者更久,事态就显示出要发生明显变化的预兆,而我却不以为然。我以为自己很强。很强。

  如此如此,我窝居四个月还觉得骄傲。那天与父亲争吵,我大声地喊,我只剩下骄傲了,我就这么骄傲下去。父亲无语。我也不再多话。继续延续自己的任性。如果这会儿我还能够清醒地反省自己的任性,或许生活会出现更多的转机。然而,我还是想就这样放弃。

  关上窗户,觉得自己呼吸够了,透过气来了。又继续关在室内下去。这会我开始想叙述一些情节。这些情节很重要。它赶跑了室内的潮湿和阴晦,让我觉得温暖。

  那年我可能只有五岁,五岁年纪的小孩子是无法记得更多事情的吧。所以无论我如何去追忆,脑海里也只能闪现出一个微薄的画面,和一些声音的碎片。在家门口的大院子,是我们这帮孩子的快乐天堂,我们在这个大院子里捉迷藏,玩闪电游戏,还有跳远跳绳,及疯狂地笑闹,孩子的世界是多么明媚鲜艳,至今我仍然沉浸在那些孩子的欢欣里,并且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傍晚已经无从记得。甚至或许它不是在傍晚,也许可能在下午,但我已经记不清了。时间的概念的丢失,却突显出当时的情景,无比深刻。我在一群孩子中间跑着笑着,捡起一颗小石子,嘻笑着朝伙伴们扔去,我的力气很小,石子都掉落在地上。我笑着弯下了腰。捡起一颗最近的小石子,继续扔出去,甚至都没有抬头看看眼前有谁。听到一声爆发性的哎哟声,我吓呆了。转身就跑。一直跑到自己房间里,把房门关上心还嘣嘣跳着。关门的几秒钟后,我听到男孩子的哭声,并且在使劲地拍我的房间门,哭闹着一定要打我收场。我战战兢兢地道歉也无济于事。大人们也来了,拖开小男孩,他却誓不罢休。骂骂咧咧地被大人架着远了,哭声却一直不断。我一直肯定我投出的那个小石子没什么份量,而他却如此伤心地哭。出乎我的意料,而且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我心里又委屈又害怕得紧。好久才敢开门出来。之后的片段,无论如何再去想,就是没有印象了。童年时代的记忆有很多也就是这样丢失的吧。所以无论如何拼命地去想,我也想不起和他一年级同班同学是什么样的情景了,只记得他是二组的小组长,负责收一个组的练习本。他就是H。十八年来,我对H的初次印象,就是如此。鲜明可鉴。

  如果现在我没有将这个印象写下来,我担心很久的以后,我也会将这个忘记。有时候我会笑着问H,还记得这些事情吗?H微笑着摇头,说一点也不记得了。是的,很多事情都忘记。忘记的原因有很多种,而其中的一种也许就是这些根本不重要的吧。

  不过,这会我在写这些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地微笑。我写下来,记下来,或许不再去看它,让它在这里。多年以后我也还是可以忘记的,但是至少我总算做出了一些努力,让它仍然存在这里的努力,于是我心里坦然多了。要坦然地面对一些事情是很为难的,你必须做出一些努力来维持,或许H不会知道这些努力,但我不会遗憾和后悔了。在十八年后的今天,可能我仍想有一次努力挽留的机会。

  当然现在这些都不太重要了。想写出来的初衷也开始变淡,在这四个月里,我就想写的。但是一直没有结果,不知朝哪个角度来运行文字。今天能写,也许是因为心里开始明确了一些事态吧。

  下午四点,边上的女生还在吃芒果,闻起来很香甜。我在听CLUB8的歌曲love in december。微微地作冷。春寒陡峭,清明还有一阵子才过。过了清明,天气就暖和了。从来我都没有这般地期盼夏天的来临。也许是今年的雨季太长。

  关于旧日雨日的记忆是不太多的。零一年H顺利地来到我所在的城市,天空总是过于晴朗,也许H来时是夏天的缘故,阳光总是灿烂无比。偶尔一个雨夜,上完辅导班的课程,没带伞不知如何回宿舍,一走出大楼,就看到高大的H静静地站在门外,耐心等候的样子。那会我已有一个小小BF,打打闹闹总是别扭不断,终于BF去了深圳,留下我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面对一场惊心动魄的考试。H对此无多在意,好像接我下课是一件很顺理成章的事情。H一手挡在我的肩外,小心翼翼地护送着。这样的画面慢慢地在今天已经模糊不清了,我都无法来肯定当时的心境与相互拥挤在伞下的温度。

  是的,都过去很久了。这四个月里,它们却不停地跳出来,让我回味。这四个月,我的情绪开始奇怪地变化,似乎对H漫不经心,却又牵挂不断,数月前,还沉浸在H每日的电话问候里,以为H永远都会在那个地方,在我受到惊吓或需要帮助的时候,随时走上前来安慰我,照顾我。唯独在Y霸占我的思想时,H的影像便告退下去,淡化,直到微薄的一道。而这四个月,我终于将Y的影子抹去,H便占满了我的思想。而在之前,H都是列在Y的阴影后面,仿佛永远出头之日,看不到光明与欢愉。

  H与Y,如同完全不相似的两种水果,形态各别,气味口感各别,却都被称为水果,因为他们都是同种类别,有着让人回味无穷的清香和味道。不过,H与Y的友好及感情深厚,都是我这边与任何一方无法比拟的。因为他们同时存在,我便成为了一个多余的人。

  如今他们各自都有GF,我则更显多余,今天再回忆起来,时间不过是玩了一个小小游戏,孩子气却复杂多变的规则,我是那个不明了规则而横冲直撞的人,所以我兵败下阵,而他们却各踞一方,家园安康,生活幸福美满。至此,我亦心境平静,心静如水,所有的事态,仿佛早就写好,只是等我作一个这样平心静气的认识。

  九九年,阔别以久的H在Y的作陪下来与我和芳见面。那时对H和Y,我始终是心高气傲,不以为然。那时的H还很腼腆,而Y却老练世故,一幅尖酸刻薄的派头。我仅当是旧日的同学聚会,吃饭,跳舞,当作平常事,那晚我与Y同跳多支舞,而H却坐着与芳喝茶,聊天,一幅散漫的样子。我也不多在意。结束后便回女生宿舍,毫无留恋之心。没想却留下一串钥匙在Y的口袋中,数日后我追回钥匙,再与Y见过几次面,不知不觉竟成为Y的GF。而Y则是我的第一个BF。

  那个冬天下雪,却不觉寒冷。Y在一个雪夜和我共撑一把伞的画面成为似乎不可磨灭的记忆。我与Y也是小学、中学同学,共同语言颇多,相恋的过程甚是顺利,我本也是不难缠的人,如果喜欢一个人便是干净利落,不会故作姿态。与Y恋爱,朋友之间也道是极为般配,靓丽得很。况且Y那时竟然也是宠女生的大男人形象,玫瑰、百合鲜花不断,外加零食美味及甜言蜜语,把我宠得不知天高地厚,数日后我便老闹分手,伤感情绪,别人看来都是我不懂珍惜,身在福中不知福,哪知我是不肯在幸福中呆得太久,怕是哪天失去会痛得死去活来,闹闹分手当作是演习伤亡阵败。如此一来,也罢也罢,三个月后便迅速地结束了这场迅速开始的感情,当是年少轻狂,意气用事。在相恋的日子,和Y时常说到H如何如何,只是联系颇少,说来H也有一个小小GF,不过因为不在一个城市,和H之间感情甚是闲散。

  后来,与Y作别后,与H的通信却愈加频繁,Y是H的好友,我给H写的信只有一种内容,就是对Y的喜欢,对Y的消息的追问。H总是闪烁其词。再后来,事态过去太久,我也不再追问很多。如此一年下来,和H的感情慢慢深厚。至于几年前和H的一些小小不愉快也淡然相对了。

  现在想来那个小小不愉快,情不自禁微笑起来。九四年的自己是小小女孩子,只知道玩。那种天真烂漫想起来都让人脸红。那时,我的朋友还是限于那个小巷子里一起长大的男生女生。不再是小时候的疯玩,长大后,开始喜欢音乐和猜谜游戏。那帮子小男生小女生总是喜欢在月亮丰盈的夜晚在小院子里谈天说话。或者轮流唱歌。H和我都在其中。有一个中秋的夜晚,最为鲜明的印象,几堆人,围着宝塔里燃烧的篝火坐着,唱着歌,我将吉他和口琴都搬了出来,呆呆地乱弹乱唱,快乐无比。火堆映现着大家的脸,是那么的年轻与欢畅。无忧无虑。 有时大家还会一起坐公车去电影院看电影,有时没钱买票,就在电影院附近玩电动游戏机和桌球,所有的娱乐活动我都是观战,因为一样都不会玩,老是傻站。那次大家兴高采烈地玩着电动游戏机,我心里痒痒,也占着一台机器,可是不知道如何操纵它。H来到我身后,笑着看我的傻样。我大叫,教我呀!H笑,一只手从后面过来放到我左手的位置,另一只手从后面过去放到我右手的位置,那会儿的H已经长得很高了,于是看起来H就是把我半包围了起来,游戏一会儿就惨败了,我烧红了脸,羞着跑远了。也许之后H给我写过一封朦胧的说喜欢我的信的原因就是那个晚上吧。但从那以后,我都躲H远远的,但又忍不住去关注H。H总是关在房间很大声地唱那首《无声的雨》,我听一遍就要笑一遍,不过心里暖暖的,之后我写了封信拒绝H,看出H很不自在。小小女生就是这样的心情的吧。之后,和H就疏远得很,当是闹了一场别扭。呵呵,现在想来,会笑出声来。在H来到我所在的城市那个夏天,H要那封信回去,我大大方方地还给了H。这场小小的不愉快就如此在我和H通信的那一年中,淡然地逝去了。

  想来一切都是可以逝去的,在时间面前,有什么可以存在很久?花会谢,树会落叶,人会死……所以想到对Y的感情淡然下去也是在所必然,只是六年里那些无法释怀的感伤还是迷幻着我,如雾气一般。而在今天,雾散天明,原来事态才是如此真实。窝居四个月,才发现二十三年来如一梦。才知梦醒滋味。

  和Y分手后的有一次,我去H家找H,想问H一些有关Y的事情,一起坐着,说到曾经给彼此写的信,便央求H拿出来看,厚厚的一叠。H都好好留着,一封不少。我要回去仔细看,H千叮万嘱一定要还回来。那个晚上,好好地读着信。感觉一些事情都即将逝去了。百废待兴。也从那以后我学会将Y掩埋在心里,什么都不再说。不再提起Y的日子,H觉得很安心。好像这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情,或许H觉得让他或是让其他的人来照料我都是很好的继续。

  我也静默地如此下去。不去提起。只在日记里不停地记着琐碎的点滴。表面上却是遗忘一切。后来Y很快有了GF。我的大学也终于毕业了。投入于毕业的紧张中去,许多的事情都隐没了。H在我租的房子借住了一个月不到,找到另一个新住处,就搬了出去。我也一直在搬家。H从来都是帮助搬家的人员中的一员,两个人在一个城市,学会了互相照顾,或许说是H更多照顾我多一些吧。单纯地挂念着,不谈各自的感情。相安无事。

  以为这种相安无事一直可以维续下去。我便是这么简单的满足着H给的细心照顾。心里充满了甜蜜和快乐。现在想来,如果自己多考虑了一些H的感受,也许现在会是另一种情景。毕业时,宿舍的姐妹们分为两派,大多数都站在H那边,也许是所有的人都能看到H对我的关爱无微不至,我却挥霍得干干净净。以为无关紧要。这种以为今天终于跳出来刺痛了我。我无语面对。

  这会雨终于停了。电视机在演播着配音懒散的韩剧。我似乎是不能再追忆下去。时光好像要静止了一般。达也哥哥来短信息说H从北京后天回来。我如此苦心地追问H的消息。好像当初对Y一般。而Y在我心里却如石沉大海了。不再泛现。一个人真是怪得可以。以前认为是一辈子都无法变化的事情,在六年的时光里却消然殆尽了。我对自己的感情开始感觉游移不定。不清楚未来的出口在哪里。也许现在我不想工作,不想接触更多的人,是想弄清楚这个问题的吧。可是,这些都会有答案吗?

  H的GF对我温柔有加,贤慧得人人赞口不绝,我喜欢W这个女生。之所以在前几个月W问起我和H的感情时,我都信誓旦旦地说和H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感情,要是会有更多的感情发生早发生了。和H是不可能的。我一直那么说,我是想要让W放心。看W那么在乎H,我心里也充满欢喜。H也是需要关爱的。而W可以给H无限的关爱,我有什么理由不让W放心我的存在,让她明白我也是祝福着他们的幸福的呢?于是在前阵子的饭局上,我还能安然地敬他们的酒,只是我什么祝福的话都不说。我将它留在心底,H和W感觉得到的就行了。

  我就是如此地安然。安然得到了四个月的今天不能再安然下去,我的安然用光了。耗尽了,我开始发现自己可以抓住的幸福像一个孩子吹出的泡泡一样,已经脱离的麦杆而去,慢慢地飘远,然后慢慢地会破裂。

  不过,不要紧,我现在还是能够静静地坐着,追忆那些时光如花一样坠落,它们在空气中弥散了一些淡淡的芬芳。那些记忆还残存着,等我写出来,也许若干年后,它会被遗忘,或者被继续,但至少在写着的这一刻,它的暗香是如此清晰可闻。让我在这个雨后的下午,心存感激,感谢时光给我留下这些情节与片段。感谢在我成长的岁月里它教会了我学会如何去爱和如何去感受爱。

  夜渐渐来了,雨的气息更加浓厚,它包裹着我。而这份追忆也如同厚厚的花香,围着我,让我迷醉了。

  我似乎又看见零二年的H,站在火车站的出口处,白线衣,挺拔的温和的,和二姐站在一起,看到我眉眼便笑开。那时我还是骄傲的,一切事情都在为我闪现希望的光彩,我给H讲北京,讲我喜欢的宽阔街道和高高的树木,讲校园里紧张的学习气氛,讲我喜欢的书店和北方的食物,H什么都不说,只是笑着看我。那会我沉浸在北方的生活气息里,什么都看不到,看不到H眼里对我的关爱和担心,H帮我完成所有回来要做的事情,包括挤在人群里给我填报名表,传报名表,甚至连表格都是由来涂好,我则安心地站在边上,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些关爱。我说过我是在挥霍,而且不自知。

  现在这些关爱似乎都要被用光了。所以在这四个月里,一次舞会,H邀我一支舞,我都感激得要落泪。伴着即将失去的疼痛。也许之后,不再有这种机会。H还在耳边说,要好好练舞啊,不然到了北京可没有了舞伴哦。我知道这一行我去北京的机率甚小。心中格外感伤,在一个转圈时,我看到H的W在椅子里沉静地坐着,心便慢慢坠落下去。这支是的士高后的情人舞,H无视W的存在,而坚持请我跳,我微微不安。但又无法拒绝。W居然可以当做平常事,在舞完后,还笑着我问我累不累,一边牵着我到凉快的地方。W如此坦然。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心安理得下去。

  是的,现在我明白无法心安理得了。一切都在表现出结束的状态。半个月前的一个下午,就显现出了它最后的事态。什么都会耗尽。总会有什么事情来为它填上最后的几笔。填完后,我便平静了。知道一切都会逝去。只是在等待它的结果时会不安或是焦虑。但就这会来说,我在写着这些的时候来说,它都过去了。

  这会H在北方的街头走着。而我在这里坐着。不论H什么时候回来,都与我无关。或许我会期待仍是好朋友一场下去,但那种相处会如同风中的树叶,不安定,而且未知会什么时候的坠落。

  所以在写到这些的最后,容许我再回忆一下半个月前的那个下午。H照料我的最后,H安全的怀抱和激烈的亲吻。因为知觉是第一次亦是最后一次的绝望激情。那刻,我看清了幸福的样子。而幸福却在那刻飘远。不再复返。

  十八年的相识,在这刻也被清楚地定格。五岁的哭闹,十四岁的若有若无,十八岁的信件,二十岁的关爱,二十三岁的消亡。

  二十三岁,这刻我明白了衰老的过程,虽然我的脸依旧光鲜明媚,但有些东西一定是老去了。如同这些追忆的文字,如花,却注定了在风中的坠落。遗留最后的暗香与温暖。

  记得H有一次问我,如果在九九年那个在雪中为我撑伞的人是他,会不会是另一场结果,我会不会选择他。我笑,说我会。是的我会,我整个青春耽搁的都是关于浪漫事态的幻想。因为那场雪我迷恋了Y六年,包括我的第二个BF都是游戏一场,在其间我从来没有爱过那个小小BF,只是温暖的安慰而已。虽然H一直在我身边,我却感受不到H的爱。因为我眼里只有对浪漫 的迷恋。虽然那样的浪漫是微不足道的。却掩盖了我所有的如花岁月。

  也许还有人会在很久以后问我:如果在你惨败的零四年,知道考试失败不能去北京读研的那天,安然地抱着你安慰你的人是我,你会不会爱上我。如果有人这样问我,我不会再给原先的回答了,我会说不会。因为即使是你在温暖我,但十八年的相识之情你一定拿不出来。这十八年里你也没有关爱过我。是的,答案就是这样。虽然有很多事情本来没有度与量的比较,但是好像水总有深浅,云总有浓厚,我本就是寻求安全感的人。没有时间的堆积,我也无法放心去爱。然而这份最厚重的爱,我已失去。

相关文章
  • 硬挺进入湿润小穴 雪白湿滑粉嫩p 干90

    硬挺进入湿润小穴 雪白湿滑粉嫩p 干90

  • 在公交车上被那男的操了 日本人竟这样

    在公交车上被那男的操了 日本人竟这样

  • 爸爸让日妈妈云芳 爸爸让我去h妈妈云芳

    爸爸让日妈妈云芳 爸爸让我去h妈妈云芳

  • 高考爸爸让妈妈我睡觉 代替爸爸让妈妈

    高考爸爸让妈妈我睡觉 代替爸爸让妈妈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孙菲菲被打是怎么回事?她要退出影视圈

    孙菲菲被打是怎么回事?她要退出影视圈

  • 办公桌 风水调整 办公桌摆放风水 办公

    办公桌 风水调整 办公桌摆放风水 办公

  • 你坐我不坐央视沈冰在监狱照片

    你坐我不坐央视沈冰在监狱照片

  • 刘淑英两条蜡黄的腿 20岁的后妈让我插

    刘淑英两条蜡黄的腿 20岁的后妈让我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