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寂寞的少妇朱梅第51章 冰山美人张美娴第2部分 女忍者花瓣

作者:admin 2019-01-28 11:24 我要评论

晚自习后,我带着忧伤跳进了夜色流水中,只为流水冲去我落花残忍的心事。校园里彩灯与路灯交织着夜景的色调,我躲在人迹无有的角落里,眼泪拼命地划落。耳畔边温...

  晚自习后,我带着忧伤跳进了夜色流水中,只为流水冲去我落花残忍的心事。校园里彩灯与路灯交织着夜景的色调,我躲在人迹无有的角落里,眼泪拼命地划落。耳畔边温软的声音:“陈兮,别哭了,就算掉光你所有的泪滴,也无济于事。忘记他吧!你还有我呢!我们是最好的同桌。张瑞他不值得你去为他心伤”。紫云一边安慰我,一边抽出纸巾来轻擦我脸颊上的泪花。我的心太乱,太痛了,难道一个忘记就可以了吗?夜幕微薄,在紫云的安慰之下,我安静地收起了不该流的泪流。

  青春的书籍,翻开又是一页。我与其他女生一样,在这个花季有过初恋,有过失恋,不同的是,我在那段感情落幕时过得比谁都可以痛苦。我试着忘记“张瑞”这两个字,却不知眼泪划过了多少次;我试着去擦干有他的回忆,却不知回忆起他模样时我的心痛了多久。

  走在回教室的路上,我无意间看到他骑自行车带着隔壁班的那个她。我失落地朝前走,刚到桌前,就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我在班上是中等生,猜想这次被叫是与考试有关。老班说我最近学习不在状态,成绩下划了十个名次(与前次月考相比),且考个好大学难上加难。自从他转身离开后,我上课总是会走神,时不时地想起他的每一个语句,每一个表情。每当深陷片刻,同桌紫云总是会拍下我说:“认真听课吧”。这样的学习大概伴了我半个学期,可能是那段阴影残留了部分于我的心间。

  时光里的风,时缓时促地吹起发梢。那一次,他曾骑着自行车载我去学校;那一次,他曾在假期日出日落时提醒我写作业;那一次,他曾在我没考好时抽出课外时间给我补数学;那一次,他曾在我空间留言上写着“陈兮与张瑞要一起考安大”;那一次,他曾在我不会物理题用铅笔写满解题思路;那一次,他曾在寒冷冬晨送上一杯心暖;那一次,他曾在我月考进步时赠予诗一首……

  如水记忆美轮美奂,唤不出那时的心思。在那个有他的日子里,我是最幸福的女生,在他无情地放手时,我是全世界都遗忘了的人。我承认我那么在乎他,我相信他是快乐的与我在一起的时光里。是她比我优秀嘛?不然他怎会无情地转过有我的时光。那些光阴里,我流过的泪滴告诉我:“你若盛开,清风自来”,后来我一心只想把自己变优秀,比之前更努力学习。

  高一下学期,在朋友们的隐约的话题中,得知张瑞转校了。我每当走过他班时,会清楚地朝着他座位偷偷的看几眼,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兮,不为其他,只为那个共同的目标---考安大,加油!后来的学习,我比以前更用功了,每次做理综题到很想睡时,我会看看课桌右下角的“那些伤,是否遗忘了——张兮”。时间过的好快,转眼,高中结束了,我考上了安大。

  那时好远,那个名字,我曾夜夜念到。不知不觉中,我习惯了隐身在自己过去的语句中,三年了,有关他的消息我一点都不知。

  五一假期回去,和紫云走在那个我们高中三年有过泪、喜的校园,聊了些大学生活。那条小路旁栀子花散发淡淡清香,一个熟悉的背景从我身边擦过。“那不是他吗”紫云小声到,我转个身道:那又怎样,或许是他吧,可能他在复读,我们快走吧,不要打扰那个梦想。她看看我,继续我们走在带有青春灰尘的道路上,栀子花的味道淡淡消失在空气中……

  那些伤,是否遗忘了?只有时光知道,那个叫陈兮的女生再也不是三年前与张瑞认识的那个了。窗外的栀子花依旧散发淡淡幽香……

相关文章
  • 公交上我跟后妈啪啪 那天深夜后妈在厨

    公交上我跟后妈啪啪 那天深夜后妈在厨

  • 去岳父家发现老婆岳父 女儿后我帮女婿

    去岳父家发现老婆岳父 女儿后我帮女婿

  • 寂寞的少妇朱梅第51章 冰山美人张美娴

    寂寞的少妇朱梅第51章 冰山美人张美娴

  • 我在厨房干了同学母亲 上孙鹏同学母亲

    我在厨房干了同学母亲 上孙鹏同学母亲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湖北一本大学封闭式基金与开放式基金的

    湖北一本大学封闭式基金与开放式基金的

  • 第20届华鼎奖颁奖典礼 第20届变性皇后

    第20届华鼎奖颁奖典礼 第20届变性皇后

  • 泷川雅美 ed2都市猎妖记k

    泷川雅美 ed2都市猎妖记k

  • 擎天柱图片高清 擎天柱高清壁纸 擎天柱

    擎天柱图片高清 擎天柱高清壁纸 擎天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