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拨开了花瓣轻拢慢捻 儿媳花瓣让我狠插 农家妙媳妇儿完结

作者:admin 2018-10-12 11:10 我要评论

淑芬是我的发小,当年和邻家的丁毛恋爱,弄得众叛亲离,后来负气出走,一度人间蒸发,谁也不知她的去向。90年代初衣锦还乡,如今宅在长三角的某个小镇开制衣厂,...

  淑芬是我的发小,当年和邻家的丁毛恋爱,弄得众叛亲离,后来负气出走,一度人间蒸发,谁也不知她的去向。90年代初衣锦还乡,如今宅在长三角的某个小镇开制衣厂,还是和丁毛在一起。

  淑芬还是白白净净、点着红唇,见面就给我一个熊抱,美丽爽快一如当年。倒是她的夫君丁毛让我吃惊不小。无论是见面寒暄,还是席间的饮酒闲谈,丁毛都眼含真诚面带微笑,大方得体应对自如,举手投足、眉宇神情,颇有几分大家风范。早年的谦卑逢迎或凛然姿态或大动干戈的悲与喜,全然不见一丝一毫。他似乎再也不用急着给这个世界加上自己的判断,不急着解释什么,也不急着证明什么,他只是优雅地把着酒,妇唱夫随地说着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婚姻,他们脱胎于青涩岁月的沉着思考、心平气和的感念。

  看得出他们很恩爱!

  说起来很羞惭,我的婚姻价值观一直很老套,我比较看好门当户对的婚姻。淑芬和丁毛在我眼里,横竖里外彼此的软硬件,没有一样是登对的,可就是这样不着调的一对人,硬是在世俗的眼皮底下演绎了一段和谐靠谱的幸福生活。这着实出乎我的意料。

  乘着丁毛上洗手间的空隙,我好奇地向淑芬讨教婚姻的秘笈。淑芬笑着一个劲地摇手“我哪有什么秘笈,我只是琢磨着,这过日子大概就像喝酒吧,如果想要对方喝好尽兴,唯一的办法就……呶,就是这样”,淑芬举着酒杯“来,干杯!我喝完,你随意!”

  淑芬说着一仰脖子,酒到杯尽。

相关文章
  • 江铠同为什么要打郑爽 江铠同打郑爽是

    江铠同为什么要打郑爽 江铠同打郑爽是

  • 额额额额嗯嗯嗯嗯 老爷女婢不要乳强嗯

    额额额额嗯嗯嗯嗯 老爷女婢不要乳强嗯

  • 景甜的老公是谁叫什么 景甜的男朋友真

    景甜的老公是谁叫什么 景甜的男朋友真

  • 同学小刚厨房我母亲 被同学包的妈妈大

    同学小刚厨房我母亲 被同学包的妈妈大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江西三什么样的强者千万别当本院校

    江西三什么样的强者千万别当本院校

  • 颜丙燕个人资料老公 颜丙燕老公 颜丙燕

    颜丙燕个人资料老公 颜丙燕老公 颜丙燕

  • selina腿部烧伤图片集 selina烧伤图片

    selina腿部烧伤图片集 selina烧伤图片

  • 强盗与士兵西装革履貌似高贵轻轨之恋

    强盗与士兵西装革履貌似高贵轻轨之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