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一场乡野孽乱的风流韵事_真实口述老公和情人偷情偷到我床上

作者:admin 2019-06-12 10:44 我要评论

一场乡野孽乱的风流韵事让我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丈夫和情人每天在我床上搞激情,这样的男人让我如何忍受,他竟让还想让我和他们一起体验双飞。这场乡野孽乱的风流...

 一场乡野孽乱的风流韵事让我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丈夫和情人每天在我床上搞激情,这样的男人让我如何忍受,他竟让还想让我和他们一起体验双飞。这场乡野孽乱的风流韵事让我的家庭彻底破裂,男人让我如何忍受你们在我床上夜夜激情。

我和老公是在一家公司上班认识的,我比他后进公司,对于公司里的很多事情都不是很了解,那个时候老公就经常的帮助我,让我对他的影响也好很多,慢慢的我们就开始交往,那个时候老公对我很好,上班的时候就会给我带早餐,下班都会先送我回家,自己在回去。我就这样的沉浸在爱情中,就这样享受着他带给我的温暖和幸福。我以为我会就这样一直幸福下去。

  我抱着美好的憧憬和老公走进了婚姻中,我觉得这样的老公能够给我安稳的生活,我不需要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想要简单安定的生活,而我的老公就能够给我这样安定的生活。

  结婚后我们的生活也一直很平静,也很温馨,在婚后不久我就怀孕了,所以就将工作辞去了,专心在家待产,那段时间老公很忙,经常加班,我就一个人待在家里,看电视,上网,什么也不干。待的时间一长我就开始对任何事情都开始烦躁,那段时间经常对老公发脾气,虽然知道自己有点无理取闹,可是我还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这样的日子我也知道委屈老公了,他每天辛苦的上班,加班为了养活我和孩子很努力,我也尽量的克制自己,在生完孩子之后我就尽量让自己变成一位称职的妻子,每天除了看孩子就是在家做饭等他回家吃饭。我没有想到自己平静的生活有一天会崩塌。

过年时,我们一家人回父母家探亲。正月十五元宵节,我、他还有孩子去山上踏青。回来的时候,刚走到门口,我妈就给我们打招呼,小张,你的哥哥嫂子来了。老公的脸当时就变了,先我一步就往屋里闯。我心头一惊,他的哥嫂都在深圳,怎么可能到我家来,莫非是那个女人?

  进了门,我爸把我叫到一边,说,我怎么看小张和他嫂子,眉来眼去的,那两个人到底是不是他哥嫂?我定睛细看,那个女的正是小冯,那个男的却不认识。正是过年,我不想让父母为我担心,就对我爸说是他哥嫂,我爸把菜刀一拍,你撒谎。我仍不作声。我妈也看出端倪,说到底怎么回事?我都没心情做饭了。我连忙劝她说,妈,那真的是他哥嫂,我见过的,您还是做饭吧。我妈听了我的话,这才进了厨房。我们则进房里唱歌,那是2002年,正时兴唱那首《迟来的爱》,小冯一边唱,一边哭。按照我们当地的风俗,过年到别人家串门是不能哭的。我觉得那哭声很刺耳,却又不想说她,我还是怕父母知道我和老公闹到这一步。

  因为我家离车站较远,他们还在我家住了一晚上才走。事后,我才知道,那个陌生的男人是他们的朋友,经常把家提供给他们作为幽会地点,这次是小冯把他扯来冒充小张哥哥的。小冯回去后还四处向人宣扬,说在我家,我抱着孩子,我老公抱着我,她抱着我老公。我根本不记得有这样一幕,她说这些不知是何意。

  他们走后,老公忽然很郑重地对我说,我们一起去深圳,好吗?他低头说,他其实很想摆脱小冯,可是她太难缠了。我不同意,我熟悉了武汉,这里有我很多的亲戚朋友,再说,我也觉得,他这是一种逃避的态度。我对他说,这是你的问题,跟她没关系。你想断,总能断掉的。我说,如果你去深圳,我们就离婚。他想了想说,那我还是回武汉吧。

那一年,我孩子收的压岁钱有1800元钱,我全部掏出来给了他。他走的那天,我妈煮了二十个红鸡蛋,给他揣上。在我们乡里,这代表祝福。我没想到,他却和那个女人一起去了深圳。

  那一天,我刚刚出门办点事,却接到父母的电话,小红,快回来,有个男人硬说,他老婆和小张合伙卷走了他家的钱,钱现在藏在我们家里,现在他正在家里翻箱倒柜哪。我马上赶回家,那个男人已经走了,家中一片狼籍。

  我这才知道,小冯丢下家里两个孩子,把家中财物席卷一空,跟我老公去了深圳。

  我爸气得脸色发青,冲我吼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居然还想瞒我们?我感到很内疚,眼泪决堤似地朝外涌。那些日子我不吃不喝,家里人生怕我出事,几乎一刻不停地看着我。

  等自己冷静下来,我向家人借了800元钱,坐车进了深山。我找到他二姐,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她。我说,拜托你,跟他说一声,如果一个月之内,他能回来,我就原谅他。那时,正是清明,我还作为媳妇给他父亲上了坟。

但是,他没有回来,一直到半年后,我听人说小冯回来了,心想老公也该回来了,就到老公的一个老乡那儿打探消息。那个老乡见了我,高兴地迎上来说,哎呀,你来得正好,你老公回来了,你们好好谈一下,重新开始吧。

  然后,我老公就向我走了过来。他看上去像变了个人。我说,你黑了瘦了,他就冲我笑。我出门去买了一瓶饮料一盒烟,回来交给他,他马上点了一只烟,很享受的样子。

  看两人都冷静下来,我说,现在孩子已经1岁了,我们去把离婚证办了吧。他就哭了,哭得很伤心。也许他还是舍不得和我离婚的。我也有些难过,可是我不打算原谅他了。我说,这半年来,你音信全无,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们这样过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他低着头,不理我。

  我就为离婚告上法庭,我找了熟人,终于离成了婚。

相关文章
  • 爹爹卫珊儿在书房嗯啊 吴世勋和我的高h

    爹爹卫珊儿在书房嗯啊 吴世勋和我的高h

  • 那一夜老师疯狂要了我 和老师的那一夜

    那一夜老师疯狂要了我 和老师的那一夜

  • 我想让三个男人同时搞我 架起她下身耸

    我想让三个男人同时搞我 架起她下身耸

  • 那一夜老师醉后要上 那一夜英语老师很

    那一夜老师醉后要上 那一夜英语老师很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幼儿园小班十二我的野蛮丈夫月份教学工

    幼儿园小班十二我的野蛮丈夫月份教学工

  • 瓜田李下的故传统婚礼事

    瓜田李下的故传统婚礼事

  • 安徽省教育厅地址扩张之王

    安徽省教育厅地址扩张之王

  • 关于老师的经典语录

    关于老师的经典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