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乡野欲潮莲花村情事_口述实录留守村妇和那些男人之间的性事

作者:admin 2019-06-12 10:44 我要评论

我是莲花村的一个留守妇女,丈夫常年在外,我一个人独守空房,身心实在是备受煎熬。为了满足我内心的欲望,以及排解内心的苦闷。我选择了一条备受争议的道路,我...

我是莲花村的一个留守妇女,丈夫常年在外,我一个人独守空房,身心实在是备受煎熬。为了满足我内心的欲望,以及排解内心的苦闷。我选择了一条备受争议的道路,我开始了我的偷情生活。我知道我选择的这条道路是备受唾弃和谴责的,但是我别无选择。

我所在的莲花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留守村庄,在这里好多的男劳力都出去打工赚钱,而留在村里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妇女儿童和老人,而我们这些留守的妇女又都是在虎狼的年纪,所以说过性生活对我很是重要。在丈夫外出打工的这段时间里,我先后和几个男人发生过关系,不过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真的感情,我们之间只不过是互相满足的关系,各取所需!

我的第一个婚外情的男人是隔壁村的一个男劳力,他的工作是帮各个村子里的农户收庄稼,现在就算是村里收庄稼也都是机械化了。而我们家的那一亩三分地都是找别人来中的,他们帮忙种地,我么负责给钱。那一天他来我们家帮忙收麦子,工钱一天一百,管饭!我们家的那些麦子收了一天就结束了,晚上他吃饭的时候,说要喝点酒,于是我就答应了。在结算的时候,然后工钱我看着给,这一喝酒就出问题了。孤男寡女,又喝了酒,于是我们就做了糊涂事。

当时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就和他睡了,事后我们都没说什么,我们就当是喝酒惹的祸,毕竟我们都是有家庭的人,我们不可能因为这个意外就毁了我们的生活,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婚外偷情,就这样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这种事情对我来说真的是没有什么抵抗力!

  第二个男人是个乡村医生,与他有了那档子事是在我家婆患病之后,他来我们家给我走动不方便的家婆治病,针水挂上后,他就问我男人什么时候回来过,我说男人有等于没有,一年就回来一次。他说你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因为他老婆也到南方去打工了,留下一对儿女给他,每天除了出诊,还要管教孩子,生活着实不容易。

  彼此了解后,我和他就在一起了,很简单,这是留守男人和留守女人生理需求的互补,俗话说,资源共享嘛!

后来,医生医治一位家里没钱的老人,那老人的儿子出去打工再也没有回来过,几年了都联系不上,听说他在外面有了女人还有了孩子。但他那儿媳妇不离不弃,她求这个医生,说无论如何一定要治好婆婆的病,还说要用她的身体来换婆婆的生命。后来,这个媳妇真的做了医生的情人,但她为了尊严没有告诉任何人,是我去医生给我找的单独房子里发现他俩光溜溜的在床上我才知道这个秘密的。

我见过这个场面,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反而觉得这个儿媳妇很伟大,我和她的情况都差不多。但话说回来,老人的病治好了,我们这些留守妇女的心病有谁来医治,仅仅凭这位没有多少回天之力的乡村医生能治好我们的病吗?

  我就跟过两个男人有婚外情,现在双方有需求的时候都给个信息,好好的做一场爱,发泄我们生理的需求和心理的愤恨。

  其实,留守妇女和儿童,是社会的畸形产物。好好的一个家庭,为什么要留守呢?我认为,取消城市与农村的户籍,不要再有农民工这个名词了,让所有国人都有自由迁徙的权利,这是我们留守少妇们最根本也是最迫切的要求。

  现在,男的长期在外可以找小姐,可以找站街女,可以找临时伴侣。我们留守的妇女怎么办?思想开放一点的好办,思想不开明的就凉拌。于是,我们就自然而然的有了婚外的性生活。虽然我们偷情的质量并不太高,但起码我们身体里面荷尔蒙释放后能得到利用。

相关文章
  • 爹爹卫珊儿在书房嗯啊 吴世勋和我的高h

    爹爹卫珊儿在书房嗯啊 吴世勋和我的高h

  • 那一夜老师疯狂要了我 和老师的那一夜

    那一夜老师疯狂要了我 和老师的那一夜

  • 我想让三个男人同时搞我 架起她下身耸

    我想让三个男人同时搞我 架起她下身耸

  • 那一夜老师醉后要上 那一夜英语老师很

    那一夜老师醉后要上 那一夜英语老师很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安徽省教育厅地址扩张之王

    安徽省教育厅地址扩张之王

  • 幼儿园小班十二我的野蛮丈夫月份教学工

    幼儿园小班十二我的野蛮丈夫月份教学工

  • 瓜田李下的故传统婚礼事

    瓜田李下的故传统婚礼事

  • 关于老师的经典语录

    关于老师的经典语录